工商时报社论对消费者物价指数应有的正确认识

作者: 来源:宏观经济 时间:2019-12-10 03:09:53 浏览(698)

工商时报13日社论--对消费者物价指数应有的正确认识,全文如下: 

 长期以来,政府发布的消费者物价指数一直被认为低估,难以反映民众的感受,日前甫发布的2月份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月下跌0.05%,自然又引来一番议论。然而消费者物价指数果然低估?这项指数有否改善的空间?值得进一步探讨。

 在谈论消费者物价指数之前,须先了解本指数是一项总体指标;换言之,这项指标衡量的不是部份家庭对部份商品涨跌的感受,而是全体商品的平均涨跌走势。试想,有些家庭外食费用多一些,有些家庭补习支出高一些,无自有住宅者房租压力大一些,而有年迈老人的家庭其医疗费用负担则重一些,全台八百万户家庭的消费结构未必一致,复以每月涨跌的项目不尽相同,CPI取其平均数,自然难以反映每个家庭的感受。

 我们经常看到的数据,如经济成长率、海关出口、工业生产、失业率、平均薪资及物价指数,都是总体指标。总体指标编製的目的本来就不是用来衡量部份厂商、部份家庭或部份个人的感受,而是用以了解总体经济的走势。例如近年台湾经济成长陷于保二困境,这并非说台湾逾百万家业者的获利皆衰退,而是说多数业者获利不佳;当我们说台湾平均薪资不如前一年,并非指七百万名受僱员工的薪资都下滑,而是说多数人的薪资已出现停滞走势。同样的,消费者物价也是一项总体指标,当这项指数走势平稳,自然不是指食、衣、住、行、育、乐近四百项商品的价格全数不动如山,而是告诉我们台湾还不致于有通膨的忧虑。

 总体指标虽不能描述个别企业、家庭的情况,但可以让我们了解大环境的变化。今天各国企业都非常关心美国通膨率、失业率的升降,也非常关心欧洲景气复甦的情况;美国通膨率及失业率、欧洲经济成长率未必反映美、欧个别企业、个别家庭的感受,但这些总体指标却透露美、欧的生产与需求走势,甚至也可据以研判美、欧货币当局可能採取的措施,有助于各国政府及企业提前因应。美、欧总体数据如此重要,本国总体指标亦然,硬要把个人的感受加诸总体指标,并以个体的角度对总体指标横加论断,显然是不明白总体指标编製的本意。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过去总体指标与大家的感受不像今天这幺遥远,这不正说明今天官方发布的数据逐渐失真吗?如前所言,总体指标是综合全体厂商、或综合全体家庭所得出的平均数,十多年前家庭间的所得分配、企业间的获利情况、受僱人员的薪资水準,彼此差距较小,因此平均数的走势与个别家庭、企业较为一致。但时移势易,如今家庭所得分配日趋不均、僱用型态日趋多元、企业获利及叙薪差异也逐年扩大,随着总体经济环境的变迁,总体指标的走势自然与个体的感受渐行渐远。

 由上述讨论可以了解,今天总体指标之所以难以反映个体的感受,并非指标失真,而是总体经济失衡,也就是贫富差距扩大,赢者圈愈来愈小。事实上,非仅台湾有此一现象,所有先进国家都有这个问题。虽然总体指标的目的不在于反映个别家庭、个别厂商的感受,但为了解社会各阶层的处境,近年日本政府对总体指标持续进行调整与改良,以CPI而言,日本政府除了如常发布原指数,还发布贫富家庭的CPI、购买频度CPI,近期更编製了老年家庭的CPI。这些指标可以让总体指标在描述大环境的变化之外,进一步掌握经济结构的变化。

 关切物价指数者应可发现,行政院主计总处近三年已陆续编製了贫富家庭CPI、购买频度CPI,以过去两年为例,由于食物类价格涨幅较大,低所得家庭所面对的物价涨幅高达2.10%、0.95%,要比平均涨幅1.93%、0.79%来得高,这项数据显示穷人有着更大的物价压力;而依购买频度的CPI观察也可发现,过去两年人们购买最频繁的商品涨幅高达3.08%、1.66%,这当然远高于平均物价涨幅。凡此可说明消费者经常购买的商品,这两年来的涨幅极为可观,无怪乎民众老是觉得政府低估物价涨幅。

 我们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把总体指标及经特殊分类后的指标一一加以介绍,是想说明总体经济指标有其研判总体景气上的意义。论者可以从统计方法、调查过程加以查验,而不应以一时的感受随兴论断。除此以外,也应详读近年已发布之新指标如贫富家庭CPI、购买频度CPI,不宜在未明实况之下信口开河,如此徒增社会纷扰而已,于国家社会何益?至于政府统计当局则应效法日本统计部门实事求是的精神,精进统计方法,如此非仅可以为民解惑,同时也可以让决策高层提前掌握经济结构的变化,未雨绸缪,以解民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