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对「青年组织」的重视,民进党离年轻世代越来越远

作者: 来源:丝路能源 时间:2020-02-15 00:53:51 浏览(441)

民进党过去是引领青年世代潮流的政党,也是最受年轻人支持和欢迎的政党,过去阿扁时期的民进党,因为获得年轻人的支持,因此当选台北市长和总统,当年阿扁也大胆启用年轻人,同时吸纳许多青年才俊入党,在过去的十多年来,儘管民进党在全国的支持度有起有落,但总能在青年组织和议题上,得到一定程度的支持。直到蔡英文总统担任主席到2016年当选总统那几年,民进党积极吸纳社会各阶层的能量,对于国民党政府不满的年轻人,也逐渐将希望放在民进党身上,民进党也继续获得年轻人的青睐,不仅能了解年轻世代的困难和焦虑,同时也带给年轻世代更好的希望和愿景。

然而,这两年多来,民进党似乎离年轻世代越来越远,不论是中央党部组织编制对于青年部配置不足,或是地方党部疏于了解青年议题,也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造成民进党逐渐对年轻世代了解和沟通出现障碍,也因为民进党在取得中央执政后,将大多心力放在内政和外交,渐渐忽略年轻人的需求和声音。第三势力的崛起,又吸纳许多对于体制不满的年轻人,而一般对政治漠不关心的年轻人,则是臣服于柯文哲的魅力之下,导致民进党的年轻世代支持率持续被压缩,民调数字至今不到20%,民进党政府因为要处理的议题过多,在结构性的因素下,已失去和年轻人沟通的能力,也没有更多的能量去有效处理。

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党内青年组织改造做起,其实并不困难。依照现行民进党党章第11条1之1,得另设置青年联盟,但翻开过去的历史,在游锡堃担任主席时曾设立青年委员会,委员会下设青年政治工作者、社会青年、在学青年三个组别,邀请具有理想和热忱的青年担任委员,这样的设计立意良好,但并没有持续性且制度化的建置,导致青年委员会没有持续运作,随着党主席的更替也走入历史,可以说非常可惜。

综观欧美的政党,几乎都有强大的青年联盟或青年党部,作为政党吸纳青年力量的平台,也是政党培育储备人材的管道,美国民主党有「学院民主党人」(College Democrats),德国德国社会民主党(SPD)有青年团(JUSO),而基民党/基社党有青年联盟(Junge Union,JU),JU目前拥有约12万会员,是欧洲最大的青年政治组织,更是培育德国政坛明日之星的摇篮,诸多德国国会议员、联邦部会首长或地方首长,都担任过青年联盟的重要职务。

因此我们主张,未来的党主席应针对党内青年组织的缺失进行调整,必须立即依照党章成立新兴的青年党部或青年联盟,同时强化地方党部中的青年组织,可以设计由地方党部增设青年组或青年团的方式,并由每一县市的地方党部选出党内青年代表,再由这些青年党代表组成党中央的青年团,党中央的青年团得选出一名青年中常委,让党内青年的意见,可经由地方传达至党内核心会议,让党内的青年声音能够持续壮大。倘若地方党部还没有能量成立青年组别之时,则可由青年议员成立地方型的青年工作室,并由工作室作为青年组织和培力单位,去接触平常党中央接触不到、也难以了解的年轻阶层。

而青年部作为执行和作战单位,人力和资源则必须扩大,除了传统经营学生会组织之外,必须和媒体创意中心一同整合发展线上青年组织,要在网路上找到更多社群和青年人的支持,让线上能够转换成线下。同时青年部也须负责青年联盟执行和行政的工作,有效串联和协调各地方党部的青年意见,让各地的青年议题可以更有效地传达到党中央。

唯有踏出青年组织改造的第一步,让党内青年组织拥有更良好的制度运作,培养更高的自主性,才能逐渐赢回年轻人对民进党的支持,让民进党再度成为年轻人的希望和寄託。

延伸阅读先别管年轻人选不上,这些「青年参政」和「旧政治」有何不同?青年民主回防阵线:我们是一群青年政治幕僚,向未来的民进党主席提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