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梳邦华小毕业生聚会‧30老同窗“你好吗”

作者: 来源:营养识堂 时间:2019-11-23 12:19:45 浏览(680)

1965年梳邦华小毕业生聚会‧30老同窗“你好吗”(吉隆坡27日讯)1965年,他们毕业于梳邦华小;阔别48年,当初在校园蹦跳的小学生就像走入时光隧道般,晃眼变成60岁花甲老人。然而,多年来他们都不曾忘记启蒙恩师令人“又怕又爱”的严厉教诲,特别于上週六(26日)在梳邦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乐龄师生同乐会”,让3名年龄介于74至78岁高龄的教师倍感窝心。通过人找人的方式,逾30名早已断联多年的昔日同窗再次被联繫在一起,其中还有远从柔佛州赶抵的老同学,儘管有者已白髮斑斑,有者已是公公婆婆级人马、有者成为企业家及有者是忙碌生意人等,身份地位各异,但大家话起当年班上发生的趣事仍津津乐道,鲜明的记忆就像是昨天才发生一样。现场玩起班长点名游戏由于多年不见,已“面目全非”的同学甫见面就先报上全名,尔后对望或大笑或亲切拥抱,耳边不断传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吃了甚幺,怎幺样子一点也没变啊?”、“你依然青春美丽,我已经老态龙锺了”的句子,显然青春随岁月流逝,但同窗情谊却永恆不变。为了让同学儘快热络起来,聚会现场玩起“班长点名”的游戏,由昔日的班长一一点名介绍班上同学,只见逾30名活到一甲子岁数的“同学们”童心未泯的举手应声,场面逗趣。学生也齐心合力哄老师上台发表感言,以回味老师当时在课堂教课时的表情,不同的是,老师的说课内容已从课本里的四书五经变成回忆分享,同时灌输自己的人生观,当然更不忘叮咛学生注重下一代的教育及照顾健康,非常温馨。活动发起人暨梳邦华小董事长张国郁指出,当年同届毕业生大部份住在梳邦新村,因此偶有见面,大家每次都会谈起小学班级主任李瑞明老师,并表示希望能与老师再见面。“大概在六七年前我们就举办过一次师生聚会,但是当时只有约20人出席;自此之后就有很多同学问甚幺时候再聚会,但一直都没有定论,直至近期其中一名同学娶媳妇,大家聚在一起才终于讨论在10月26日举办聚餐。”提及当年令学生“闻风丧胆”的李瑞明老师,张国郁说,李老师带领他们班级3年以来教学严格及要求高,其赏罚分明的作风更是让学生又怕又爱。“只要学生做错,老师就会毫不心软处罚,直到学生承认犯错才会罢休;但若学生表现良好,老师从来不吝啬给予讚美。”他续说,李老师非常关心每一名同学且因材施教,即使她对学生非常严厉,但是在同学有困难时会热心协助。他举例,班上一名女同学因父母双亡无法申请身份证,李老师协助摆脱“无身份”的窘境。“虽然我们以前经常被打,可是我们还是非常尊敬她。”其他两名一同受邀出席的教师包括邝丁喜(78岁)及谢庆春(74岁)。76岁老师欣慰没被遗忘已届76岁高龄的李瑞明老师瞇着眼笑说,看见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学生成材及听话,甚至在多年后仍然记挂着她,让她倍感欣慰。“我很高兴他们没有忘记我,我记得教书时,他们都非常顽皮,不得不经常处罚他们,现在他们成才我也很欣慰。”一直秉持有错必罚原则的她因为在学校的强硬作风而被学生冠上“兇恶老师”的封号,但她始终相信严师出高徒,唯有从教育着手才能把学生导向正途。担任老师约15年的李瑞明说,为了整治班上的顽皮分子,她自有一套独树一帜的鞭打教育。“这些学生都是乡村孩子,所以他们的掌心皮肉厚,藤条打掌心不会痛,所以我都会鞭打指腹3下,让他们知道痛的滋味。”点名最顽皮学生引哄堂李瑞明提及,在多年前的师生聚会上,她劈头就对学生说:“这里有谁没有被我打过的?”竟没有一人举手,让她好气又好笑。李老师说,如今学生与她相认见面后,都会调皮要她猜测他们是谁,因此她每次都会先发制人要求学生率先报上名来,不要让她猜测。“我记得他们所有人的名字,但他们的样子与小时候差别太大了,从小学生变老人,我怎幺可能认得。”当记者询及哪一名是当年最顽皮的学生,李老师眼睛一瞇马上吐出:“黄亚懋!”引起哄堂大笑。她续说,对付调皮捣蛋的学生,她都会採取反向措施,即越调皮的学生就会被委派担任越高的班级职位,如班长及副班长。当年被鞭打真的很气愤被点名为最顽皮学生的黄亚懋(60岁)说,他当初对于被李老师鞭打感到非常气愤,但如今回头想想,老师所做的都是非常正确,造就了今日的他。“老师以前打我,我当时真的非常生气,现在回想却觉得很对,你(老师)对我们的付出我们不会忘记。”‧2013.10.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