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扶持宣教士23年 林应安甘苦谈

作者: 来源:营养识堂 时间:2019-12-09 07:39:53 浏览(218)

 

中华基督教内地会总干事交接暨林应安牧师夫妇卸任感恩礼拜,于三月24日下午在信友堂举行,在总主任冯浩鎏的监交下,林应安牧师将印信交给新任总干事袁乐国传道。并在会中分享廿三年服事的甘苦,也吁请教会关心、扶持宣教士。

 

体会宣教的震撼难处

林应安牧师说,服事卅多年时间,他一直认为,每一个服事,上帝都看见,人说甚幺不重要。他从未想到要在内地会廿三年,他向神说:「我没有那个能耐,也做不了太多的事。」特别是在一个国际差会,那种困难、複杂、纠缠在一起的情况。每当他差派一个宣教土出去时,都是他失眠的开始。他承担的压力、面对可能的问题,不是他所能承受。记得有一位宣教士差派出去后,有一天半夜打电话给他,只叫了一声:「林哥!」之后就一直在哭,哭了卅分钟后,后来就说:「林哥,我没事,你去睡吧!」他常在想,宣教士真不是人能做的。当他进入工场,和同工在一起时,才体会到那种震撼,以及他们的难处。

台湾教会领受很多的恩典,但不知道如何将恩典给出去。他首先要感谢上帝,若上帝没有预备人,他无法将棒子交出去。宣教士如果没有人关心、扶持,对差出去的宣教士不公平;他抱持这份心,一直求神预备,他等了七年。

有一天,他在开车上班时,问上帝还要在这位子多久?上帝就把袁乐国的名字给他。他第一次和袁乐国谈的时候,认为对方一定不会答应;但神说「是」,每个月请对方喝咖啡,喝了快十个月。他们在神面前顺服。

 

我们都不能上帝能

第二感谢的是内地会台湾区会委员。他记得刚接的时候,戴绍曾牧师请他和师母在饭店吃早餐,戴牧师告诉他说:「我们都不能,只有上帝能。」在内地会廿多年,感谢委员们对他的包容支持和鼓励。台湾宣教士要十六、七年留在工场,非常困难,但是他们「守住」、「扶持」宣教士。

第三感谢与他配搭的同工,都在不足和缺欠中,给他支持和协助。

第四感谢袁乐国和陈香如夫妇。他相信神的工作,神会预备人。他们的愿意是后面付出很大代价。第五感谢他们的教会、家人的支持,若没有家人的支持和教会陪伴或弟兄姊妹同工,会很难走下去,那是一条孤单的路,神是我们永远的帮助。

他在内地会学习两个功课,一是完全信靠神。有一次他要到哈萨克去看同工,进入乌兹别克时,没有人接他,当他走出饭店门口就被警察抓起来,带他到地铁站的派出所。他祷告神,神带他来,神也要带他出去。他在派出所停留一个半钟头之后,就被释放,因他没乌兹别克签证,但可以过境。当他走出地铁站时,心中满有平安。

二是学习团队服事。与不同国家、种族文化,超越许多的有限,让他去学习欣赏别人。他说,宣教是神很重要的工作,当我们愿意顺服神,祂必与我们同行。他希望这是他的卸职,不是退休。

 

内地会合一团队服事

冯浩鎏总主任表示,1901年有一场非常重要的交接,当时戴德生将总主任工作交接给何斯德牧师(剑桥七杰之一)时,何斯德牧师向神祷告说:「求主帮助他,让圣灵大大地充满他,让神的大爱激励他,好让他能够爱主、爱人」,内地会的工作就是要把福音传至未得之地,去建立耶稣基督的教会。当印信交给袁乐国传道时,他也用同样地祷告,求神的大爱也激励每一个人。

冯浩鎏说,OMF的「F」有Fellowship的意涵,如今内地会有超过1420多个同工、来自超过25个国家,如以弗所书所说,「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让我们在基督里合而为一。

沈正牧师表示,林应安牧师在内地会,点点滴滴地建立架构、制度,持续服事廿三年非常不易。过去宣教事奉对台湾同工相对陌生,不太会做也不知怎幺做,也没有可以学习的地方。但林牧师在跨文化宣教事工上,与教会之间的连繫、国际团队的协调和工场配搭,累积许多宝贵的经验,在台湾可以称为「达人」。

他说,林应安牧师很大的恩赐是「守」住小小的办公室,却能跨越到海外各地。很多与教会之间的协调或与各国同工的协调不容易,但林牧师有牧者的心肠,对于差往海外的宣教士,相对于差派的教会弱小,若对宣教奉献没有指定对象,他会将之帮补给缺少的宣教士。林牧师个性内向,在不顺利的时候,总是埋在那里,幸好有林师母是他最大的帮手。林牧师受委屈从不批评人,许多不足挂齿和很多隐藏的事奉,相信主必纪念。

嘉义荣光堂诗班,特别从嘉义赶来,献唱《这是我的手》诗歌,戴继宗牧师带领祝福祷告,并回顾林应安牧师和林何菲菲师母过去服事的影片。

 

相关文章:

接任内地会总干事 袁乐国信靠上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