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极端气候、极端景气与极端经济

作者: 来源:营养识堂 时间:2019-12-10 05:41:12 浏览(949)


 工商时报6日社论:全球气候愈来愈不稳定,最近俄罗斯出现130年来最严重的乾旱,而巴基斯坦却遭逢近80年最严重的水患;另外,日前墨西哥圣塔玛莉亚镇可怕的山崩,逾三百间房屋遭掩埋,画面触目惊心。极端气候非但搅乱四季的节气,时而酷热时而酷寒,其对生态的浩劫甚至已影响全球经济活动的进行。 

 棉花生产大国巴基斯坦,近月即因豪雨成灾导致国际棉花价格大涨,俄罗斯乾旱也推升了全球小麦的国际行情;近日产糖大国巴西大旱,亚马逊河水位创下1963年以来最低,也已造成国际糖价上扬。极端气候已升高了全球经济的风险,然而对经济为害最烈者还不在于气候变迁,而在于国际热钱的流窜。 

 可以这幺说,经济体系里的热钱就如同生态体系里的温室气体,已导致全球经济结构变迁失衡。眼前国际原油、穀物、金属等原料就在热钱大肆炒作下,疯狂上涨,已扰乱了原本规律的景气循环。 

 以台湾而言,过去一个景气循环总要历时5~8年,但近年景气循环历时不到3年。景气如同天气,已不像以往四季分明,春暖花开的景气春天没多久即进入盛夏的泡沫,而正当股市房市欢声雷动之际,萧条的冬天已漫天盖地而来。这十年国际热钱追奔逐北,推升了网路泡沫、创造了房市泡沫,全球经济每每历经短暂的虚幻繁荣,接着便坠入世纪的经济灾难。金融海啸的伤痛大家应该记忆犹新,如此忽热忽冷的景气,正如同极端气候一般,实可谓之「极端景气」。 

 过去,全球原物料价格极为平稳,1991年至2000年间的原油平均年涨幅仅7.1%,铜、玉米、小麦、黄豆价格在这一期间不涨反跌,平均年跌幅在1.2%~1.8%之间。惟自2001年至金融海啸前,全球原油价格平均年涨幅高达25%,其他农工原料年涨幅也都在24%以上,变化之大,令人难以想像。去年底随着景气回温,热钱又开始兴风作浪,各国股汇市波动加剧,国际农工原料狂涨不已。热钱已扰乱了汇率的升贬,扭曲了市场机制,颠覆了景气循环,全球经济学家这一年来的预测频频失準,原因在此。 

 以「环球透视」这个全球知名的预测机构而言,去年7月预测台湾经济成长只有3.6%,但如今上修逾一倍至8.4%;国际货币基金去年5月预测今年美国的经济成长只有0.8%,近来却调高至3.3%。IMF去年5月甚至预测台湾今年为零成长,但月前已大幅上修至7.7%。预测如此失準,前所未见。这些告诉我们,在极端景气变幻莫测的此刻,即使最顶尖的经济学家,也难以估算一年后的景气走向。 

  经建会于上周所公布的景气指标又是一例。经建会每月底都会公布景气灯号、同时指标与领先指标,日前公布8月的景气灯号亮出连两个月的红灯,红灯代表景气是热络的,不过所公布的领先标却出现连续9个月的下滑,并且构成领先指标的7项次指标全数低于长期趋势。如此矛盾的景气指标,让人看不清楚如今的景气到底是好是坏?是冷是热?前景是光明还是黑暗? 

 不过,我们宁可从比较审慎的态度来看待这些景气指标,同时也吁请执政当局,千万不要过度陶醉在连月的景气红灯及上半年13%的经济成长率。因为依今天「极端景气」瞬息万变的走向,景气循环已日趋短促而激烈,景气春天转眼就会坠入萧条的冬天。如今领先指标连续9个月下滑,它是在提醒我们,景气扩张的动能已如强弩之末,不容乐观。 

  国际热钱除了改变景气循环、加深经济风险外,由于热钱所掀起的投机活动吸引更多人投入股市、房市、汇市,而在资讯不对称下,这个市场必然会出现财富重分配,最终使得贫富差距扩大。看看今天的大台北房价飙涨的情况,所谓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的景象,离我们还有多远?地球生态体系出现巴西大旱、巴基斯坦大雨这种旱涝两极,彷彿就是今天各国经济社会里贫富两极的写照;而热钱除了改变景气循环,也将造成贫富两极的「极端经济」现象。 

 今天温室气体加剧了极端气候而形成生态浩劫,全球经济同样也由于热钱的横流而产生极端景气、极端经济的变迁,全世界的人们都已见证了2008~2009年的金融海啸,其摧枯拉巧所带来的浩劫较极端气候犹有过之。在全球热钱的推波助澜下,金融海啸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浩劫,面对这个日趋严重的极端经济现象,政府若还是用传统的思维去因应,去解读指标,无异将陷台湾于更大的危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