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论民主更新机制防範议程绑架之道

作者: 来源:营养识堂 时间:2020-02-27 00:31:28 浏览(679)

<>试问在这忙碌的工商社会生活之中,谁来关心公共事务?每个人自早到晚,从週一到週五,汲汲于生计压力。在早出晚归的生活形态下,纵使有再多的社群意识,或利他的理念,也会被无尽的生活杂事所掩埋;再多的公共事务热情,也会被浇息。所以,换方式角度来问,如果「公民」参与不等于「全民」参与的话,那公民参与的机制,是为谁而设?

若是政府所开设的公共讨论议程,总是被少数的利益团体所把持,而一般的社会大众无暇参与公共讨论,而使公民参与所讨论的方向与结论,被特定团体所把持,致使政府的决策内容,仅仅满足特定团体的需求。再进一步言之,就算我们有办法将一般的社会大众,要求一起来参与公共讨论,但是这些受邀参与的民众,并无力于进行专业的讨论,只能表述对于该政策的盼望,因而使得公民参与的过程流于意见的表述,而欠缺政策之间的辩论,最终使得公民参与议程因欠缺沟通,而失去社会教育的机会。

从「多元主义」的角度来观之,该论点假设一个社会的功能高度分化,团体广布于社会之中,而且不会存在具绝对优势的团体。每个团体为求自身利益之维护,因此会致力于去影响政府的决策,而该政府的决策走向,就取决于社会团体之间权力交错过程。而这样的权力交织,就得以确保政府的决策不致偏执,且会趋于团体之间的妥协,所以不是零和赛局的分配,而係雨露均霑的结果。除此之外,多元主义另外还强调「社会舆论」的导正功能,这就是说,如果特定的优势团体,因具有知识、能力与人数的优势,可能会使决策有偏袒的情形。然而,因为多元主义的社会奠基于成熟的公民社会,若有不公、不合理的政策走向,自然会引发社会舆论的关注,进而组成更大的反制力量,以避免特定团体宰制公共利益。

也因此,如果我们要防制公民参与的议程遭到「绑架」,我们就不能因为害怕遭到宰制而退缩;相反地,我们要使议程的参与份子更加的多元,要让「野心去对抗野心」。而在此同时,政府在设计这个公共议程之时,更应负起更大的义务,应去主动触发各类公共团体参与讨论的兴趣;除此之外,政府更要去致力于公共教育的角色,亦即政府负有责任说明该政策的意涵、国外相关国家的作法,乃至于正反双方团体的立论基础与政策主张。上述的作法,其所反应的是,除了参与人数与团体的多元之外,尚且还要让参与的行为者能够「知情的讨论」。这样知情的讨论将有助于让参与的人士进行深度的对话,同时由政府提供的专业论据,来戳破特定优势团体的立论主张,而让每一个参与者在同一个基础之上参与讨论,在武器对等的情势之下,让公民参与机制得到合宜的讨论结果。

<>


上一篇:
下一篇: